疫情上报第一人:当时来4个华南海鲜商户 互相都认识


曾经历“9·11”袭击、禽流感等重大公共事件的阿扎,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,CDC建立了一个追踪系统,但却遇到了麻烦,美国缺乏相应的检测能力,资金也没到位。

1月21日,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。两天后,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“封城”的严厉举措。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:“这好像是哇的一声,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”。

美联社援引知情人消息称,特朗普表示相信原定于9月10日开打的新赛季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(NFL)将会如期在有观众到场的情况下进行。

魁北克省新增病例947个,累计7944例,死亡增至94例。

文章称,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“战时总统”时,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: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。事情本不应该这样,尽管没有很好准备,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。这次失败与“9·11”事件有些类似:警告响起,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,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。

近日,美国命令医疗装备制造商3M公司停止向加拿大和拉丁美洲出口防护口罩。对此,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长道格·福特表示:“实在太失望了。重大危机面前,美国却切断了最亲密盟友的物资供给。我们关系是那么要好,无法接受。”

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,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: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、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。“随着新冠病毒肆虐,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”,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,《华盛顿邮报》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、卫生专家、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。

1月底至2月初,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.36亿美元经费,以应对疫情。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。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,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,简直是小题大做。

3月末,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——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,即使如此,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。模型测算显示,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。

其中,艾伯塔省新增病例69个,累计达1250例,死亡病例增至23个。